生活的态度

 内容来源:成功励志网 已有 人关注
    机场的商业街有一家叫做“满洲包子”的餐馆。
    “满洲包子”的老板娘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年轻女人。
   
    记得零二年刚来的时候,就住在gong,an分局后面的集体宿舍,对于一个初来乍到的北方人来讲,南方的伙食总是过于清淡的。虽然有了上海三年的过渡期,但是面对食堂不甜不咸千盘一律的饭菜,也只好虐待着自己的肚子……
   
    小说中的每个地方几乎都有一家叫做“杏花村”的酒家——虽然那地方可能根本没有杏花,甚至连一朵花都看不见,可那酒家的确就叫杏花村。深圳的每个地方也几乎都有一家或者几家叫做“东北”的餐厅,这地方的“东北”是在航站四路与机场路的交汇处,一片绿树拥簇的浓荫下。
    第一次见到老板娘,就是在这样一个叫做“东北”的餐馆。
    寸头短发,浓妆重粉,一对黄澄澄的大耳环总在她丰润的耳垂上不时摇晃着,满是油渍的围裙下随意穿着的衣衫,显得又是土气,又是俗气。老板负责到处送餐,老板娘就在门口招呼客人,每迎来一批客人,她就转身走进了厨房,没有客人的时候,她就站在门口,似乎永远都知道:客人会来的。
    老板娘说话的时候声音就像唱歌,而且还高了八度,面对迎来送往的生识熟客总是一副热情洋溢的态度,让人想不再来都不好意思——更何况她亲手做出来的家常菜的的确确是又地道又可口。所以,我和我的朋友们很快也就成了这一家的熟客。
    觥筹交错的日子在秋月春风中等闲虚度。零四年的夏天休假回来,听说这个一向坚持半军事化管理的单位放宽了政策,工作满两年的员工被允许外出租住。于是乎时常幻想着告别多年群居生活的我如蒙大赦,在最短的时间里逃难似的搬了出去,留下的是满地的狼藉和蚂蚁般的宿舍管理规定——当然还有刚刚翻新装修的“东北”餐馆。
    很快,那片地方拆迁了,曾经吟诗拼酒弹吉他的包间也已不复存在。
    数载冬寒春暖匆匆走过,机场附近的下十围村又新开了几家形形色色的“东北”餐馆,差不多的东北菜,不一样的东北人。
    披星戴月地干了一天的革命工作,下班需要放松一下,酒精往往是我对付疲劳的首选、而且是上选。听说机场商业街的“满洲包子”换了老板,菜做得还不错,三两同事就一起去坐坐。
    酒上半酣,菜过三旬,厨房中走出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波浪一样的中长发不及披肩,一袭性感的低胸装束,仍旧是浓浓的眉毛浓浓的睫毛,那让人看起来似乎笑一笑就会掉下二两粉底的脸庞两侧,翡翠镶嵌的大耳环和鲜红的发卡成了最扎眼的招牌,腰间的围裙也在耀眼的珠光宝翠中显得干净、整洁……
    “老板娘!”
    “哎哟,你来啦?好久都没见你了,怎么样,最近挺好的吧?”
    “挺好的,你呢?几年没见又年轻了啊!”
    “是吗?你可真会说话!”
    仍旧是那高八度的“歌声”在回答着我。寒暄了一阵,老板刚好回来,也坐在旁边叨了会家常。面色黝黑的老板平凡中透出北方人的朴实。他向来每天一小盅白酒,不少喝一口,也不多喝一杯。所以他就这么坐着、说着,我一个人喝着、听着。原来自从我们搬出了集体宿舍,又赶上宝安大道的施工拆迁,一批老主顾已经搬到别的地方去了,餐馆的门庭日渐寥落,老板娘也很少在厨房里忙活,更多的是站在门口,看着曾经人来客往的街道,看着日暮西垂的晚霞……后来他们回到东北老家,为了生计,也为了送去澳洲留学的女儿继续奔波着。
    “在家呆久了,也腻了,想再出来看看,看看外面的世界,再学习学习……”
    听他说话似乎有些感伤。是啊,出来看看,看看外面的世界,学习学习……这些年来奔波忙碌的生活在这个老人的脸上刻下了沧桑的印痕。沧桑的岁月似乎永远是一首深邃的诗——没有沧桑的经历,你永远也读不懂,直待沧桑过后,你一定能体会到诗的意境、诗的深邃。
    当觥筹交错的乐曲终了,一个人回到家中,透过阳台的铁网,就看见了天上的月亮。
   
    夜。
    月夜。
    月光容易令人浮想联翩,更容易让人体味生活。
   
    再次想起老板娘的脸,想起她对生活的态度。浓妆艳抹,重施铅华,从头细细打扮到脚的美丽衣饰,到头来只能在横竖不过数平米的厨房里展现给锅碗瓢盆玩味,展现给油盐酱醋欣赏。我的女同事看了她之后对我说,生活的忙碌早已使她自己习惯了没有脂粉的生活,曾经爱美,而今心累,一个相夫教子的女人往往会忘记了留住自己的美丽。可是为什么一个整日生活在厨房的女人每天都还要花大把时间打扮自己?我想,这正是她对生活的态度。
    生活,不是一生一世,也不是一朝一夕,而是每时、每刻。
    每一分每一秒,我们都在生活着。为人生而享受生活,为希望而努力生活,为了在岁月的流逝中留下美丽的一笔而认真生活着。
   
    月光容易让人感到孤独,当一个人感到孤独的时候也总会想起一些朋友,一些事情。
   
    小叶子是一个同学。毕业后他独自在武汉老家闯荡生活,每每总会因为错过一些机会而慨叹,但是他从未放弃过自主创业的念头,所以,为了未知的明天,他认真生活着;
    小罗是一个朋友。离开机场两年多了,自从他离开的那一刻起,他知道他的爱情要从零开始,他的事业也要从零开始,于是,他背着吉他,回到了成都。四月底到成都的时候,匆匆见了他一面,离开机场这个温床,两年多来生活的打拼使他变得成熟,寡言。在他的博客上,他告诉自己“不准不开心,不许不高兴”。现在的他还在为了自己的理想生活着;
    小刀是另一个朋友。离开西安北上京都,一点一滴的生活记录开创了中国“偷听”纪实的先河,引起了广大网民的共鸣。身在皇城的小刀白了,胖了。他也在为了心中的目标生活着;
    局长也是我的朋友。天涯相识六年,从素昧平生到肝胆相照,这个从未见过的忘年之交如今已经很少联系,他一定在为寻找那份失落的感情而仔细地生活着;
    叉子也是个朋友。朋友不分远近亲疏,而在乎情义长存。因为共同的爱好而结识的他,给人最深的印象就是开朗,干脆。从没见过他会有郁闷阴霾的情绪,他似乎从不喜欢与人分忧,而是把自己阳光的情绪带给身边的人。不久,他就将有一个可爱的宝宝,并且还将继续开心地辗转于济南与石家庄两地之间,为了他温馨的家庭生活着;
    渝宁也是的。这个曾经混迹天涯多个版块的朋友,而今已经安家南京,一向以酣畅淋漓的笔锋挥洒胸中文墨的他,而今却似不告而辞别了网络,工作以外的闲暇时间,除了围着老婆孩子乐,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
   
    每个人都在认真地生活着,为了理想,也为了希望。
   
    我呢?
   
    一九九六年十六岁生日的那一天,我跨上行囊,背井离乡。柔嫩的肩膀上扛起了对未来无限的希望:梦,在上海启航。
    二零零二年一个炎热的夏天,我踏上了南国的这片土地,成为这个都市的边缘人,并且开始了完全独立的人生。
    南国的太阳似乎升起得早,落下得晚。每天天还不亮的时候,我迎着东方的星辰,带着新一天的美好希望走进候机楼;直到晚霞被黑暗的苍穹吞没,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宿舍。七年披星戴月的劳作磨尽了尖锐分明的棱角,没有棱角的个性就像是红旗下的蛋。理想在现实的面前像蛋壳一样脆弱,希望在生活的磨砺中变得如海市蜃楼一般飘渺。于是,对生活的态度,也在这脆弱与飘渺中潜移默化地改变着……
   
    一个无根浪子的七年,是从少不更事到老马识途的七年;七年,是从满腔热血到心如死水的七年……但是,今天我又看到了老板娘,从她的身上我看到了生活,其实生活不该是我想象中的那样,生活应该充满希望。生活应该是歌,应该是舞,“歌流成河,舞旋成涡”;今天我想起了我的朋友们,从他们身上我想到了我的生活,多年来的我不正是为了有朝一日能享受一个激情的人生而默默潜伏着么?人道“十年磨一剑”。七年,不应该是心如死水的七年,而该是剑将出炉的七年。
   
    生活是一面镜子,你对它什么样的态度,它就回报给你什么样的态度。生活的态度,应该像那个四十多岁的老板娘一样——年轻、自信、充满希望。
   
    想到这里,脑中闪过一句话,于是上引擎搜出了它的完整版:“心已醉,心已碎,成绩已无路可退;欲奋,欲起,道路多荆棘。人已悔,心有愧,拼搏三年是谁?拼拼搏搏,人已累,如放弃,如无为,如沉溺,人有愧,该奋起!”
   
    是的,人有愧,该奋起。摘自《生活的态度》 本文来自:成功励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