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卖了自己的青春--100万

 内容来源:成功励志网 已有 人关注

  寂寞如烟花的女子,在暗夜席卷的颓然里,肆意的冷艳与决绝,直刺骨髓。那些极容易流失的情感,像一年里必经的四季,慢慢积聚,又渐渐散去,在刺眼的日光灯之下,失所流离。她彷佛在暗夜的惆怅里,闻到炽热的不可拒绝的温度,些许传来,些许远去。在瞬间视线里可及,又如一场烟花绚烂华丽的消逝。


  她把自己的灵魂以最低廉的方式,轻蔑而不屑地抖落最后一个背负,连同肉体,简单而直接的处理掉,抑或是骨子里的桀骜不驯,难以让她趋于清寂,她渐渐陷入漩涡,无力支撑,已入绝境。她的青春再也没有回复的可能。


  父亲病重,患的是肾功能衰竭同时还伴有尿毒症,医生要家属准备几十万的费用,同时还在联系肾源,父亲的生命危在旦夕,岌岌可危。母亲打来电话,电话那端传来的是母亲的泣不成声。良久她都不能言语,沉默了片刻,她安慰母亲,叫她不必担心,她说她会竭尽所有去挽回父亲的生命,放下电话,泪水早已无法克制,她失声痛哭了起来。泪肆意地流,淌过眼角,她心如刀割,却一再佯装坚毅劝慰母亲,不要担心。其实她的软弱与惶恐,早已无力支撑。


  母亲平静了许多,不再那么悲恸,但还是有些迟疑,关切地问,小紫,你父亲的事我们从长计议,无论如何你都要善待你自己,保重你自己,这些年,家里的事近乎全倚靠你,你父亲不会倒下,我们都会尽全力,但我更不想让我的女儿再有什么事,你知道,我已经受不住任何打击,请记得,爱惜你自己。


  放下电话,良久,不能一个字,她哽咽的看着嵌在白色墙壁的全家福,是的,少一个挚爱的人都不是完整的家,父亲熟悉的笑容似乎就在眼前。泪水一滴一滴滚落在红蔷薇,它们安然,静默,平淡知足却享受平和。她的眼睛长久地驻留在这些静默的植物上,令人怜惜,却自发有着如草芥般生命的顽强,希望散落在这些无人注重的生命上,他们寻找着任何可以生存的可能,因为他们有互相依靠的臂膀。


  孤寂


  曾经有一家模特影视公司的老板看重了她清新脱俗,不惧权贵冷若冰霜的气质,很想与她签约,但这样一个不入主流的女子,怎能落入世俗,她明白演艺圈一旦涉足,便不能回头,是是非非,名利纠葛,并非她追寻想要的生活,老板开出的条件是:小紫做他的情人。她断然拒绝了老板的盛情,毅然决然地走着自己的路,不曾迟疑。


  她独自走在空旷而冷冷的泽成路,风肆意地吹着发丝,眼前的一切都变化得凌乱不堪,她用手撩去遮在眼角的发,试图看清这路的泥泞,夜依然安详而沉静,就象已入梦的人在呓语,间或会有聒噪的蝉鸣,隐隐传来,低吟浅唱着内心的忧虑,忧伤而彷徨。路的两旁是高大稀疏的法国梧桐,在夏季,他们开得异常繁盛,淡淡的花香扑面而来,仿佛只有此处,这些激荡的暗涌与难以安放的青春可以暂时遗忘,无限起伏的惆怅可以暂时搁浅,灵魂得以救赎。


  她只是想用这样的方式来延续父亲的生命,虽然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但穷途末路,她毫无选择的余地,这更为快捷,因为一切都来得太残酷。而她的微弱无力根本无法抵抗命运所带来的剧烈撞击,在这场生命的战争里,她是胜者,亦是败者。


  她用自己的方式来报答父亲给予恩泽的种种可能,她的付出却无人知情,日日夜夜,疲于奔命,受尽煎熬,人情冷暖,让她更珍惜这来之不易的亲情。自此无人获悉,那些昂贵的平民无法享用的进口药,源源不断地输入父亲体内,母亲打来电话,告诉她父亲的病情有所好转,她兴奋地犹如孩童,她仿佛看到开满樱花的天堂,笑容依旧,彼岸花香。


  这些时日。她一直四处辗转,多处借钱,受尽冷眼,她的内心似乎经历一场切肤之裂的绞痛,却还是那么无力。生活给于她的难题太过无情。


  她的脸上仍旧施了淡淡的妆,穿一件吊带的白色背心,洗的发白的牛仔裤,长发披散,在夜的黯然,却显得更加的妖娆妩媚。由于连日劳累,面色惨白,看上去却依然是冷冷的美。


  酒吧处在闹市区的一角,似乎隔离了尘世,独自悠闲着歌舞升平,不谙世事。一派狂热与颓败的声色。他们沉溺在一片喧嚣的异域,全然忘却了在另一个世界判若两人的自己,不停的放纵与肆意,亦有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疏离。


  她径直走向吧台,向侍者点了一瓶伏特加,水晶葡萄和冰块,便随意找了靠窗的位置坐下,她若有所思的看着窗外,仿佛只有这城市的一隅可以暂时将那些咄咄逼人的无力躲避,只为了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灵魂却还是那么孤寂。


  她来到这里,总会引起许多男人的注意,他们的目光灼热,散发着最原始的情欲,向她逼近,她亦知,男人的贪婪与不怀好意,男人断然不可靠的太近,暧昧的薄纱一旦被掀开,便没有了任何神秘,露出人性最拙劣的面目。所以,她宁肯选择游离。


  她点燃一根烟,猛吸下去,忽然感觉异常的和缓,仿佛闻到樱花的香味,四处香溢,近在咫尺的距离。


  她一杯接一杯的吞下去,脸色微微的泛起红润,些许醉意,但她还是淹没在不可逆转的漩涡里,不能自已。她恻隐的心被巨大的网网住了,透不过气来,她只是需要一点光线,抵达内心的却是无尽的黑暗。男人们依旧向她搭讪着不着边际的言语,而她一贯的表情还是冷冷地,没有一个字,因为她明白,他们无法给与。


  她抽了一口烟,深深地吸了一口,有些呛,但她还是试着抽完,心依然是那么孤寂,因为无能为力。她从手提包里拿出手机,将号码拨通,声音传来:


  小紫,你想好了,你终于肯给我打电话了。


  是,我现在泽成路酒吧,你可以来一趟么?


  好,20分钟我开车去,等我。


  放下电话,她仿佛终于彻底地松了一口气,时间的无情,只在于争分夺秒,为了拯救,她毫不吝啬地做出最后的决定。虽然并不是她的初衷,只希望一切都来得及。


  模特影视公司的老板四十岁左右的年纪,有一个循规蹈矩的妻子,还有一个10岁的女儿,据陈明林告诉小紫,他与妻子的婚姻名存实亡,但都不愿意离婚,说是为了女儿,他的妻子对于他在外面的花边事一概不问不闻,而他亦如此。


  陈明林笑着对小紫说,宝贝,终于等到你电话了,你想通了。


  不过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先给我一百万。


  你要这么多钱做什么?


  你不要管,为了救人。


  你答不答应?如果不答应,我马上离开。


  哎,你就是这样,我是关心你才这么说,你要一百万可以,但我总不能现在就给你,过了今晚,明天我就把支票给你。


  陈明林似笑非笑的看着小紫,说,宝贝,委屈了你,你知道的,我家里的老婆不愿意跟我离,财产如果要分割,她会分去一部分,等我女儿长大点,我们会离婚,我会娶你的。


  恩,这个我倒不在意,我们本来就是一场交易,三年的时间,我红了,钱会一分不少的还给你,那时,再另做决定。你看好不好。


  你总是这么决绝,拒人于千里,我没要你还。我只要你。


  一夜


  酒店的房间陈明林早有了预定,橘黄色的光暧昧而温柔,PAGGNI的音乐舒缓而亢奋,热烈地不可拒绝的。


  他猛烈地箍紧她的腰,将她用力地推翻在床上,简单而粗暴,她很快地便被剥去华丽的外衣,只剩下最原始的酮体,妖娆而魅惑,散发着令人窒息的灼热,他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说,我要你。他很快地便进入了她的身体,往返地探索着她身体里的每一个秘密,柔软而温热。她面无表情地闭上眼睛,她的心里开始流血,似乎带着血腥。


  他的呼吸渐渐急促,似乎到达了最销魂的地步,他对她完成了一次女人的蜕变,虽然她并非出自真心,而她要的只是一个条件,一个交换而已。


  第二天,她收到了陈的账单,赫然标示着:收到一百万。


  她没有一丝惊喜,心里却愈来愈孤寂。


  父亲终于换好了肾脏,尿毒症也已经痊愈,她把剩下的几十万都一同存寄在父亲的账户,父亲在电话里,一直念叨着小紫。追问她这么多钱的缘故,但她始终不肯言语,他们叫她回去,但她每次都推脱自己的工作过于繁重,借口托辞,她不肯回去。她一直在心里深念着父亲,感谢上苍让他的生命用这样的方式延续,1百万换回了父亲的性命,她认为所有的牺牲都值得,但她却不能原谅自己,她把自己的灵魂远远地放逐,不能被救赎,她黯然地地望着天边一隅,在那个遥远的天堂,才得以救赎,灵魂本应该属于那个国度,一尘不染,她仿佛又闻到樱花的香气,四处飘溢,看上去是那么亦真亦幻的美,触手可及。


  她始终都没有再回去。


  在十二楼的高度,她凄然而决绝,纵身跳了下去。

本文来自:成功励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