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不自禁恋上姐妹花

 内容来源:成功励志网 已有 人关注

  1/4烟圈——谨以此文献给我的宝贝,一个酷爱1/4烟圈的女人……

  题记:

  面对夕阳,天空,以及飞鸟,我轻轻吐出淡蓝色的烟雾,曾经的过往,关于成长,欲望以及爱情,都化作四分之一个烟圈,在迷离的黄昏,显得异常孤独而又残破不堪……

  (一)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我起变得越来越喜欢回忆了,也许我是在渐渐苍老,可实际上我才二十三岁,是在追忆青春么?还是在怜惜着那段往事?在这个日益冷漠的城市,难道真的只有虚幻的网络和模糊的关于岁月的记忆,才能给孤单的我们以片刻的温暖?

  时间就定格在一个月之前,也许是一天之前,和现在相隔不到二十四小时,十月的上海莫名其妙的开始朦胧起来,天空抑郁,丝毫不动声色,我仰靠在公园湖边的长椅上,对自由自在的飞鸟心存向往,被生活束缚了思想,随着袅袅的香烟逐渐悲凉,节日的人群显得无比快乐,留下我止不住的忧伤,恣意流淌……爱情无处不在,却又风一般溜走,不经意间,我们只有缅怀,才能记起,她那光洁的臂膀,青春的伤。

  湖边的风越发大了,秋意渐渐袭来,我裹紧外套,任凭回忆把我带到很久很久以前,那时的我,究竟是快乐,还是忧伤,是幸福,还是悲泣,现在都无从得知,确定的只有回忆,是那样的真切……

  (二)

  曾经有一天我在msn上对文文说我们的生活就是一堆数字,如果我们关了手机,关掉电脑,我们就会消失在这座日渐庞大冷峻的繁华都市,比一滴水在阳光下蒸发还不如,连彩虹的光华都没有。文文沉默了一会儿说单车,你是不会消失的对吗?我们还有电子邮箱,我们还有约定啊。我点点头,也许吧。

  那个时候我刚刚答应文文每天给她写信,因为我的字太难看了,所以只能用msn上的邮箱,简单,方便,快捷。然而即使我们含笑约定,也只能相忘。印象中我写过不少信,连续几天,或者断断续续的,几句话或者几千字……我们都没有消失在彼此的生活当中,当然。

  (三)

  认识雪儿是在我的博客上,她给我留言,在十一月的傍晚,那天有淡淡的风,我独自坐在黑暗中,不开灯的房间弥漫着冬天的清冷,只有电脑屏幕闪烁着刺眼的光芒,雪儿用许巍的

  歌词给我温暖,“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对自由的向往……”是那首《蓝莲花》。我百度下来静静的听,然后留言要了雪儿的qq,“43930748”,三天后我加入了这个号码,我的qq名是北极冰川,纪念着一段永远不可能的爱情,让我象冰一样坚固,而且冷。雪儿很快通过了好友验证,那一刻我竟然有点激动,不知是因为2004年上海的冬天太过寒冷,还是因为离开了熟悉的西安,寂寞如影随形。

  雪儿是个鬼怪精灵的姑娘,八十年代后生人,典型的

  射手座,那个冬天我经常在电脑前笑得泪流满面,记得有一天晚上给她短信,然后看到她的回复――“您好,您所发送短信的用户已睡觉,请明晚再发。”

  (四)

  我一直对七十年代的孩子有着莫名的好感,那是一个充满传奇和理想的时代,代表着漂泊,温暖,流浪,诗歌以及白衣飘飘的浪漫,纯粹而简单,爱恨了无痕。八十年代有着无与伦比的冲击力,却含糊不清,扭曲了太多,除了理想,这不是一段可以纵情高歌的岁月,注定浮躁而彷徨。

  文文出生在七十年代末,我是一只八十年代初的狮子,雪儿有着所有八十年代后期出生的孩子的特征,不同的是她有时候也会听听老歌,鄙视周杰伦。

  我习惯了敲打键盘,拒绝烟草,偏爱酒精和文字,以网络为生,向往天涯。

  雪儿很安静,但不意味着她不会折腾,读很多书,也每天上网,只用qq,远离烟草和酒精。

  文文抽烟很凶,但是她从来不会吐烟圈;上网很多,但是她根本连qq号都没有。

  为了雪儿和文文,我每天都开两个通讯软件,msn和qq,单车和北极冰川。

  (五)

  那是我来上海之后最难熬的一段时间。

  冬天的上海冷得让人发抖,潮湿的海风吹来,空气中都湿漉漉的,有人戏称就是裹着棉被上街还是一个字冷!刚来上海不久,因为一直以为这里的冬天象海南一样阳光明媚,所以厚衣服和被褥全都扔在了西安,屋子里没有空调也没有暖气,没有太阳的日子我最大的快乐就是裹在电热毯里面,面前放一碗热气腾腾的泡面,一边吃一边和雪儿聊天。

  一个月之后,我对所有牌子的方便面都开始反胃,直到现在,每次逛超市还都尽量的躲开里面的方便面专柜。

  由于要裁掉一批人,所以公司都人心惶惶的,我刚进公司不久,虽然薪水不高,但是也不想再象刚来上海那样不是在烈日就是在暴雨下满大街的跑去面试,而且是在年底,天气冷不说,机会也确实不多,哪个公司人事部大过年的还坚守工作岗位啊,都忙着打点去了。

  所以每天上线的时候就是跟雪儿愁眉苦脸的,写得文章也是愁云惨雾,没有半点精神,害的雪儿一直说哎呀单车,你笑一个嘛,笑一个就好了。我只能苦笑,小丫头,你哪儿经历过这么折腾人的事情啊。不过雪儿就像我的开心果,胡搅蛮缠一下子也能把我逗乐,但是我们一直都没有深谈过,只是不着边际的聊天,打发那些不知道该做什么的时间……

  直到元旦,那个夜里我们聊了很长时间,新年到了,我们又大了一岁,到处都在怀旧,或者在总结过去的一年,我和雪儿也一样,你一句我一句的把我们认识两个月以来的点点滴滴都回忆了一遍,然后沉默了一小会儿,我先问雪儿,你说我们都干了些什么啊?雪儿说我们用语音聊吧,然后就给我放了一首歌,正流行的《十年》。

  我们是在网恋吗?好像不是,又好像是。爱情是什么样子的?我不明白,涉世不深的雪儿也不懂,只是我们都彼此离不开了,就那样彼此牵挂,象朋友,又比朋友更进一步。

  “雪儿,做我的女朋友吧。”我说。“你不怕我是

  恐龙吗?我可是很丑很丑的。”雪儿打了一个大大的“:)”给我。“雪儿,听说过一个顺口溜没有,你是风儿我是沙,你是白菜我面瓜,你是恐龙我不怕,你是美女我自杀……”然后我就听到电脑屏幕那边的雪儿银铃般的笑声传的很远很远,还有盛满水的杯子被她打翻了……

  (六)

  就这样我和雪儿开始了我们的爱情,有说不完的甜言蜜语和海誓山盟,开始用红红的kiss的符号作为关机前的结束语,春天到了,春天过去了,我们并没有见面,因为我们都害怕见面之后,我们失去那种神秘的感觉,即使不是见光死,也会让我们亲密无间的关系变得有一丝异样。

  我的生活渐渐好了起来,起码不用每天吃泡面了。工作也开始渐渐顺畅,多了些新朋友,会写一些浪漫唯美的爱情故事,让雪儿感动的直流眼泪。

  然而我的朋友说的没错,网络这东西说到底还是虚幻的,你应该多走进现实,找些机会多实际接触接触。说白了,你网上关系再好,总是要回到现实中不是?确实如此。当我遇到文文的时候,我才明白,什么叫做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网络和现实的巨大差别就是,文文是我触手可及的,而雪儿一直停留在我的想像当中……

  我一直迷恋安妮宝贝的风格,虽然好久都不去翻看她的文字,但是她所勾勒出的女孩的形象是深深烙在我心底的,暗蓝色女生,没错,暗蓝色。

本文来自:成功励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