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心男友在酒店找到了我

 内容来源:成功励志网 已有 人关注

清纯少女面对痴心男友

  倾诉人:梦凡(化名),女,24岁,服务行业

  和别的倾诉人不同,梦凡是笑着讲完自己故事的。8年的苦恋,有过犹豫,也有过彷徨,经历了几次分分合合,可是男友始终不离不弃,在原地等着她,包容她的过失,理解她的苦衷,把她当做自己的唯一。能得到这样深沉厚重的爱,梦凡是幸福的。可是,他们的爱却遇到了家庭的阻力,父母的强烈反对,给本来甜蜜的爱,蒙上了阴影,梦凡心事重重。

  花季里,懵懵懂懂的初恋

  时光如水,我和雷雨的爱情,从当年的懵懵懂懂到今天的难舍难分,已经坎坎坷坷地走过了8个年头。

  16岁,还是情窦初开的年纪,我在市内的一所职高读书。高一暑假,我和姐姐一起回到老家。在老家,姐姐新交了个男友,男友来找姐姐时,常把他的朋友雷雨也带来。姐姐和男友一起聊天的时候,我和雷雨也就凑到了一起。

  雷雨个子不高,貌不出众,很平常的一个人。只是出于那种对异性朦朦胧胧的好感,才让我不自觉地走近了他。因为有了雷雨,那个暑假变得和往常不同。

  开学了,我回到学校,雷雨的电话也不期而至,有时是关切地问候,有时是温暖的叮咛。从此,便有了剪不断的心事,在我的心里缱绻起来。玫瑰色的初恋,就这样悄悄开始。

  父母知道这件事后,勃然大怒。他们嫌雷雨家里穷,嫌他长得不帅,母亲坚持要我和他分手。一直以来,我都是家里的乖乖女。我理解父母的苦心,父亲是煤矿工人,因为小时候发烧留下后遗症,反应比较慢,家庭的重担就落到了妈妈身上。

  从小到大,我的脑里满是母亲忙碌操劳的影子。母亲要面子,凡事都不甘人后。上初中时,表姐去学电子琴,母亲也送我去学,尽管我喜欢的是舞蹈,对电子琴不感兴趣,可为了妈妈,还是乖乖地去学。

  高中还没毕业,母亲就给我联系好了工作,送我去苏州打工。我知道,母亲的用意是想借此机会,让我和雷雨分手。虽然极不情愿,我还是顺从了。雷雨那时在合肥读大专,学计算机,没有跟他打个招呼,我就踏上了去苏州的路程。

  从学校走上社会,独自漂泊在陌生的城市,每一天都是那么的寂寞漫长。繁重的工作,艰苦的生活条件,再加上举目无亲,只有雷雨的电话是我精神上的安慰,每天我都期待着。寂静的夜里,雷雨的声音就会越过千山万水,轻轻地抚过耳际,如同他的吻,暖暖的充满诱惑……

  学校刚放暑假,雷雨就迫不及待地跑到苏州来找我。事先没告诉我,到了苏州他才打来电话。去车站接他,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几个月不见,当雷雨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时,我的鼻子一酸,泪水和雨水交织在一起,稀里哗啦地往下流。

  哪怕是天涯海角,他也会找到我

  整个暑假,雷雨都和我在一起。

  每天我去上班,雷雨在家为我买菜做饭。再不用去小摊上胡乱吃点凉皮充饥,下班回家,等着我的是热腾腾的饭菜。为了能多给家里寄钱,每天除厂里的一顿午餐外,我几乎就没舍得吃过像样的饭,几个月下来,人也憔悴了许多。有了爱情的滋润,我心里的惆怅融化了,红润又回到了我的脸上。

  一个雨天的晚上,我把自己完全地交给了雷雨。从此后,每个夜晚,我们的身体如树缠藤,抑或藤缠树一般抵死缠绵,在爱的峰巅宣泄着所有的激情……

  就要开学了,雷雨回学校,我们依依不舍地道了别。可是我们的事又传到了父母耳里。母亲打来电话,说是在徐州的一家酒店为我找好了工作,要我务必速回。我只好辞了工作,回到徐州。

  所有的这些我都瞒着雷雨,他是在给朋友打电话时才得知我已离开了苏州。

  家里不仅给我安排好了工作,还安排好了未来。亲戚帮我介绍了一个男友,是部队的军官,个人条件无可挑剔,只是家在安徽农村,比我大了8岁。 “你太单纯,大点知道疼你!”母亲的话向来就是“圣旨”,我只有服从。打电话告诉雷雨,说我已经和别人谈了,让他死了这条心。他良久无言,隔着电话,我仿佛触到了他冰凉的泪滴。

  和军官的关系,就这么不咸不淡地维持着。部队纪律严,只有星期天我们才见一次面,有时候是他来找我,有时候我也去部队找他。军官性格内向,少言寡语,再加上8岁的年龄差距,仿佛一条代沟,在一起我们没有多少话说。我常常怀念和雷雨在一起的快乐时光,我们总是那么无拘无束,那些日子,就连云淡风轻都是美丽的风景……

  听说我回了徐州,雷雨连书都读不下去了。还差半年毕业,他竟然放弃学业,在那个秋雨簌簌的日子,跑到徐州来找我。我没有告诉过他在哪家酒店上班,他只知道离山不远。下了火车,就在雨中一家一家地问,直到傍晚时分,他才找到了这家位于云龙山旁的酒店,衣服也早已被雨淋得湿透。

  雷雨怔怔地望着我,那眼神沉重悲怆,仿佛要把我的心看穿。久久的,我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就像每一次我做错了事,他都无条件地宽容和理解一样,这一次,也不例外,雷雨连一句责备都没有。

本文来自:成功励志网